昆明  普洱  大理  玉溪  文山  楚雄  红河  保山  昭通  西双版纳  曲靖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
 现在位置: 云南政协新闻网 >> 人文云南 >> 内容阅读
秘境宝台 霞客游踪
来源: 作者:高 丽 发布时间: 2017年11月10日 09:28:10 文章点击数:

州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宝台山金光寺

宝台山,在云南永平县西南隅,澜沧江东北岸,最高海拔2913米,是永平县境内最高峰,那里古木参天,山明水秀,禅声悠扬,众僧留印,被称为“秘境宝台”。宝台山曾得到徐霞客不吝笔墨的高度评说,在《徐霞客游记》里占有一席之地。

《徐霞客游记》里关于宝台山的记叙在“滇游日记八”。他用4篇文章8000多字详细记录了游宝台山的经过,用精细的笔墨对其山形水势、风土人情、物产特点进行了描述。

徐霞客游宝台山的时间是崇祯十二年(1639年),路线是昆明—大理—永平—保山—德宏。

“余至省,即闻此山之盛。”宝台山给甫入滇境的徐霞客的第一印象,是他游历宝台山的原因。

“比自元谋至姚安途中,乃闻其烬于火,又闻其再建再毁。”这是徐霞客在从元谋到姚安途中听到的关于宝台大寺的传闻,也是他与宝台山的第二次相遇。

1639年3月20日,徐霞客离开大理,过下关,往西经漾濞街、太平铺、打牛坪、黄连堡(铺)、娘娘叫狗山、万松仙景寺、梅花哨(铺),于3月25日抵达永平县城东街。在银龙桥买了蔬菜米粮,即从桥东的小路,沿银江河,顺田间的一条小沟往南行走八里之后,到达曲硐,又买了豌豆,煮豆焖饭。浴过温泉,吃过豆焖饭之后出门眺望,由这里向西进峡不到二里,就是去花桥的大道,由这里向南越岭是去炉塘的路。“余时闻清静宝台山,在炉塘之西,西由花桥抵沙木河道入,其路迂,南由炉塘间道行,其路捷,余乃即从坞中南行。”此时,是徐霞客真正走近宝台山,也是他对宝台山的第三次认知。

3月26日,徐霞客离开门坎村(桥),经岔路、稻田、炉塘、阿牯寨,于下午到达慧光寺。路途艰辛,几次迷路,“其处树箐深窅,山高路僻,幸有炭驼俱从此赴厂。为指迷。”“然不知山何所,路何从……”但是,这一切均未动摇他一定要到达宝台山的决心。慧光寺的僧人特别挽留他,便住在寺中。此刻,他真切地触摸到了宝台山。

27日,徐霞客在慧光寺吃过饭,即往南上行五里,登上向西延展的山坳。“逾坳南,见南山前矗,与坳东横亘之顶,排闼两重,复成东西深峡。南山之高,与北顶并,皆自东而西,夹重峡于中而下不见底,距澜沧于外而南为之堑。盖南山自炉塘西南,转而西向,溯澜沧北岸而西行,为宝台南郛,于是西距澜沧之水,东包沙木河之流,渡江坡顶而北尽于沙木河入澜沧处,此南山外坳之形也。宝台自炉塘西南亦转而西向,大脊中悬,南面与南山对夹而为宝台,西面与西度北转之支,对夹而为慧光,此宝台中踞之势也。”他仿佛飞上万米高空,将宝台山“其山如环钩,其水如交臂”的山形水势尽收眼底。“山脉自罗均为钩之跟把,博南丁当关为钩干之中,正外与钩端相对,而江坡顶即钩端将尽处,宝台山钩曲之转折处也。澜沧江来自云龙州为右臂,东南抱而循山之外麓,抵山东垂尽处而后去。沙木河源从南山东峡为左臂,西北抱而循山之内坞,抵山西垂尽处而后出。两水一内一外,一去一来,一顺一逆,环于山麓,而山之南支又中界之,自北自南,自东自西,为宝台之护,此又山水交潆之慨也。”地理学家的眼光是独到的:他不但展现了宝台山与澜沧江、沙木河之间的一幅山水交融的幽美画卷,而且一语道破发源于青藏高原的澜沧江从云龙州向南流来,在这里突然西拐东回南流的地理奇观和沙木河为何“倒流”的原由以及宝台山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。

徐霞客一到云南,就听说宝台山的盛况,在从元谋到姚安途中又听到宝台大寺的传闻。虽然,大寺被毁,也无缘与立禅大师谋面。“宝台大寺,为立禅师所建,三年前,立师东游请藏,久离此山。”但是,却没阻止他前往大寺故址的脚步。他是这样叙述的:“从坳南于是东转,下临南峡,上倚北崖,东向行山脊之南,两降两上,三里,东至万佛堂。此即大寺之前院也,踞宝台南突之端,其门西向,而堂陛俱南辟,前临深峡之南,则南山如屏,高穹如面墙。”“由万佛堂后北上不到半里,即大寺故址。寺创于崇祯初元,其先亦丛蔽之区,立禅师寻山见之,为焚两指,募开丛林,规模宏敞,正殿亦南向,八角层甍,高十余丈,址盘数亩。其脉自东北圆穹之顶,层跌而下,状若连珠,而殿紧倚之,第其前横深峡,既不开洋,而殿址已崇,西支下伏,右乏护砂,水复从泄,觉地虽幽閟而实鲜关锁,此其所未尽善者。或谓病在前山崇逼,余谓不然,山外大江虽来绕,而无此障之则旷,山内深峡虽近环,而无此夹之则泄,虽前压如面墙,而宇内大刹,如少林之面少室,灵岩之面岱宗,皆突兀当前,而开拓弥远。此吾所谓病不在前之太逼,而在右之少疏也。”阅读这两段文字,在万亩原始森林深处的一座由皇室后裔出家的僧人建造的寺宙——明朝山西太原府晋王嫡裔、俊王之子朱铸成,于崇祯初元(1628年)燃二指开山,创建的规模宏敞的宝台大寺似乎历历在目,并且对它的起源,坐落、规模、格局、向至,有了一定的了解和思考,好像冥冥之中就注定立禅师应该在此建寺。

徐霞客到宝台山的时候,应该错过了被誉为“佛种灵苗”——木莲花的绽放时节,他是这么描写的:“则南山如屏,高穹如面墙。其上多木莲花,树极高大,花开如莲,有黄白蓝紫诸色,瓣凡二十片,每二月则未叶而花,三月则花落而叶生矣。”

徐霞客在宝台山邂逅了三位僧侣。起初他从慧光寺登山时,寺中僧人翠峰告诉他说:“和尚我等一位同伴,一会就追随您的后尘。”等他到了万佛堂时,翠峰果然和一位僧人来到,是四川僧人一苇从京城参拜访问至此,能讲演佛法的大意。听说此山有位了凡禅师,也是川籍僧人,精通佛经,自从立禅师走后,住在东面峡中静修,是此山的著名高僧,与翠峰前来拜访他。此时,了凡因为殿宇被毁,募闪太史约庵,先在旧基址上铸铜佛,作为复兴首倡,暂时从静室中搬出来住在万佛堂的前楼。徐霞客与一苇一同去拜见了他。他们随了凡到大寺基址观看铜佛胎模,从基址左侧沿着北面的山崖再向东行。绕着石磴登坡,路上极为幽静陡峭,往南走下小峡谷,谷中深树古木,藤条交缠,翠竹成林,五里后到了凡的静室。他是这样描述的:“室南向,与大殿基东西并列,第此处东入已深,其前南山并夹之如故,而右砂层叠,不比大殿基之西旷矣。其脉自直北圆穹之顶中垂而下,至室前稍坳,前复小起圆阜,下临深峡之北。而室则正临时其坳处,横结三楹,幽敞两备,此宝台奥境也。”在了凡静室吃过面饼,蔬菜米饭之后,走过大寺基,回来住在慧光寺,共十五公里。跟随徐霞客的脚步,一股浓浓的静谧和深幽的氛围即刻把你严实包裹,全身每一毛孔都充斥着莫名的隽永和美妙,深深体会到“秘境宝台”的含义,不由得疑惑了凡是不是神仙?

3月28日,天亮,徐霞客在慧光寺吃过早饭,往北下到阿牯寨,经狗街子、阿夷村,在凤鸣桥西吃午饭。“又三里,北下及溪,有桥跨溪,东来者,是为沙木河驿大道。其桥有亭上覆,曰凤鸣桥。余南来路,经桥西,不逾桥也。饭于桥西。”之后,随西山大路北行过湾子村,沿山峡西边曲折向西登上宝台山的南山向北转到此地的山脊。“三里,陡岭脊,此即宝台山北转至此者。”坐在山脊上往东望,东面就是博南山从南面环绕而来的山。眺望西边,就见重重山崖层层峡谷,峡下方狭窄簇拥,不知澜沧江的江流已嵌在峡底。由山脊往南行,有座寺庵横跨在山坳上,匾额题写为普济庵,有僧人在这里施舍茶水,这里就是所谓的江坡顶了。由岭往南下山到江岸,山势十分陡峻“而或迎之,或被之,为‘之’字下者,三里而及江岸”。虽然,他急着过桥,但还是对霁虹桥作了经典描述:“先临流设关,巩石为门,内倚东崖,建武侯祠及税局……”“此桥始建于武侯南征,故首祀之,然其时犹架木以渡,而后有用竹索铁柱维舟者,柱犹尚存。”“固知迤西咽喉,千百载不能改也。”傍晚,徐霞客过了桥,离开了宝台山,也离开了永平,到达永昌的平坡。

《徐霞客游记》里的宝台山,不仅是徐霞客游历宝台山的详细记载,也是他留给后人的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,是他赠给永平人民的一份厚礼。

 
热点推荐
相关新闻

    Copyright @2004-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,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    社址: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 邮编:650032 电话:0871-64174089
   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-004 设计/制作:云南政协报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