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 云南政协新闻网 >> 人物风采 >> 内容阅读
让中医药造福天下苍生
来源: 作者:记者 李 芳  实    习    生 展小岚 发布时间: 2017年11月06日 09:20:01 文章点击数:

制约云南中医药发展的瓶颈是什么?云南很多野生中药资源破坏严重,部分资源非常稀缺,大规模种植的中药材,农残问题如何解决……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日前对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、云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、云南中医学院教授郑进进行了采访。

他既是行政领导,又是教授、医生,身兼多职的郑进,常常在几个身份中转换自如、乐在其中。“我首先是医生,行政领导只是一阵子,医生是一辈子的,为人民服务的本领是一辈子的。”郑进说他现在每周六都会挤出半天时间免费义诊,每次限号30个,实际上常常要加号到40人。

中医一直在发挥作用

云南省的民族医药资源丰富,但中医发展还没有真正走上一条良性循环的道路。郑进说,过去的医改走了弯路,把医院一味推向市场,所以公立医院很大责任是要找钱来养活自己,中医医疗机构则受到了极大损伤,因为中医不赚钱。

郑进曾经去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一个很偏远的地方调研,老百姓骨折,就找当地一个草医,草医每次只收一个病人,他采用的是过去中医非常常见和传统的方法,而且收费是随心功德。当他去时,这位病人正好出院,因为不想动手术,就找到了这个医生,给了一千块钱,病就治好了。

“一个骨折病人,过去通过复位,外上个小夹板,再外用点中药就解决了,成本很低。现在,动辄开刀、装钢板,康复时间长,费用高。”他认为,如果在建立具有中医特色的投入机制方面、价格形成方面得到一些明确和保障,中医将迎来快速发展之路。

几千年来,中国之所以能够繁衍昌盛,与中医药产生的作用密不可分。中医在两千多年前就形成了一个很完善的体系,包括病因病检、预防保健、辩证施治、养生,非常完善。中国历史上也发生过像欧洲黑死病那样的几场大瘟疫,但都没有大范围蔓延,就是中医在发挥作用。

一次,郑进同宾川的老百姓聊天发现,他们世世代代都非常相信中医。原来,宾川曾经暴发过一次传染病,搞得人心惶惶,就是靠中医挽救了整个宾川。老百姓说当时的中医方子都开不赢,最后就把药往井里倒,像吃大锅药一样,所以在宾川行医,如果不会开中药是无法得到老百姓认可的。

在郑进的印象中,世界上有一本非常权威的杂志《内科学年鉴》报道过,中医有个方子: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,和达菲作过比较,两者的防治作用完全一致。而且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,无论从价格还是副作用,远远低于达菲,不良反应几乎没有,而达菲有20%左右的不良反应。

种质资源退化非常明显

作为医生,郑进非常关心饮片的有效性和安全性。“如果饮片是假的,或者质量不达标,甚至是带毒的,我的医术再高,理论再深也是白搭。”他说,云南要通过“云药之乡”的建设,进一步科学规范中药材的种植,意义重大。

云药在发展过程中,最大问题就是种质资源退化非常明显。像砂仁,过去产量很大,病虫害很少,现在种质资源退化,面临病虫害侵蚀,产量明显降低。三七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所以,郑进认为,中药材管理应该从源头抓起,不然问题会更多。

经过调研,郑进发现全省16个州市,只有13所州市级中医院。129个县仅有88所中医院,有中医科和中药房的不到一半,能够提供中医服务的不到30%。这个比例在全国来说都很低,这些都对中医药事业发展产生了影响。

云南的中药企业散小,缺乏综合实力和竞争力。“我们有很好的品种,但市场都做不大,这是我们的软肋。不注重市场培育,产业链不完善,应该引起关注。”他表示。

在我省民族医药的发展过程中,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。云南很多野生中药资源破坏严重,部分资源非常稀缺,而大规模种植的中药材,农残问题一直为人诟病。郑进说,种质资源退化,是农残的根本原因。过去中药材在野外生长,生长环境和现在完全不同,它需要些共生植物,需要自然界的调控净化,但现在的中药材都是单一品种的大规模种植,破坏了它的成长生态,使它的抗病能力逐渐减弱,选择性降低,病虫害侵入非常厉害。

为什么从种子繁殖就要开始一代一代进行优选,像三七、重楼,经过几个周期的优选,种质资源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,但这些需要很大投入。种质资源的培育,不可能短期内见效,甚至没有什么经济回报,但对整个产业发展非常重要。

“10多年前,我就提出过这个问题,国家应该在种质资源上花大力气。”他说,很多企业都发现了这个问题,已经开始在做一些事情,也取得了一些进展。

郑进认为,在加强中医药管理的同时,要鼓励社会资本在中医药行业的投入,制订一些标准和规范很有必要。

 
热点推荐
相关新闻

    Copyright @2004-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,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    社址: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 邮编:650032 电话:0871-64174089
   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-004 设计/制作:云南政协报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