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  普洱  大理  玉溪  文山  楚雄  红河  保山  昭通  西双版纳  曲靖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
 现在位置: 云南政协新闻网 >> 专题新闻 >> 内容阅读
愈回望 愈清晰
来源: 作者:赵 航 李国豪·文 发布时间: 2017年11月10日 09:23:28 文章点击数:

人们有时候会讨论“品牌死亡模型”,来讨论品牌与企业的短命,据说,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几年,其中好点的,几十年。面对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品牌的消亡,人们或无动于衷,或简单凭吊一番,便去拥抱新的品牌。“老字号品牌如何转型重生,”几乎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。

所以,“重九”95年,仍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,实属不易。这其中,除了始终不渝的精神,“重九”还需要处理好传承和创新的关系。传承,要不忘初心;创新,则要面对时代的挑战,契合时代的需求;还要,卓尔不群。从亚细亚烟草公司,到南华烟草公司,从云南纸烟厂,到昆明卷烟厂,再到红云红河集团;在庾恩锡、龙云、陈纳德、徐天骝、褚守庄、蔡希陶,以及红云红河人的不断努力下,“重九”品牌方能传承至今。

他们坚守着“重九”最初的情怀,通过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,为品牌注入新的活力,用95年,终铸成一个经典。

每天,在翠湖畔,来讲武堂的人形形色色,游玩参观的有,缅怀瞻仰的有,寻根祭祖的也有。云南陆军讲武堂,是现存的距离“重九起义”最近的建筑之一。

讲武堂二楼的展厅里,有“重九起义”主题,陈列着有关重九起义的地标建筑。其中,一个六角翘起的毓英亭,是为纪念名将黄毓英而建。“重九起义”爆发时,黄毓英是滇军驻北教场73标排长、同盟会会员,在风云际会的历史上,是他打响了“重九起义”的第一枪,彪炳史册。

在众多充满着古旧色调的展品中,一件与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外墙色调一致的藏品,引人注目。4条漆黑的古木,以“井”字型围成一个展框,框内深灰色的亚麻布底板上,钉着四张烟壳,底色是金黄耀眼的一抹黄,名字就叫“大重九”。

每天,这黄色也会在红云红河的车间里传递。

融为一体

95年后,“大重九”变成了今天的样子。一开始,印有光复楼的“重九”,和印有讲武堂的“大重九”,如今已经无缘得见。不过,“重九”品牌愈发展,其烟标,愈是本应有的样子。

如今的“大重九”,要从1949年说起。当年6月,云南纸烟厂“重九”牌香烟更名“大重九”牌香烟,用“大”字,表达对重九起义的景仰。

云南纸烟厂经理苗仲华邀请昆明艺术界人士,对庾恩锡创立的“重九”老牌商标进行修改设计。设计团队中,艺术家廖新学曾留学法国,于1944年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校雕刻系,先后获法国春季沙龙艺术之友雕刻金奖、绘画银奖,是云南近代杰出的艺术巨匠之一。

老昆烟人王天培先生所著《昆明卷烟厂烟标册》中可见这枚烟标,它以云南陆军讲武堂标志性的金黄色为主色调,以盾牌图形托起“9·9”,表示“重九起义”捍卫民权、争取自由的意境。

以菊花叶片拱托“大重九”3字,寓意金秋时节,暗含古代诗人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的美意,也寄寓着永不自满、步步登高的志向。

自此,历史与现实,个体与家国,人生与抱负,生存与梦想,边疆与世界……真正地在这方寸之间,融为一体。

不过,在和平年代,“重九”告别战场,回归生活,庾恩锡95年前创建的品牌也在向现实发问,“重九”何以为继?这个问题,需要红云红河人来回答。

独特气质

王天培收集与烟有关的一切,家里摆满了烟具、烟盒、烟标,但他总是会对与“重九”有关的东西高看一眼。和王天培一样,如果你去接触,就会发现,红云红河人熟读“重九起义”的历史,对庾恩锡的奇闻逸事信手拈来,这是他们对历史的景仰,对“重九”之魂的忠诚。

与此同时,红云红河人通过对工艺的极高要求,追求“大重九”的高端品质,他们相信,唯有如此,才能让品牌本身传承下去。

烟叶窖藏到了一个合适的时候,烟叶中的糖分变得稳定,杂气逐渐排除,此时烟叶进入人工挑选阶段。只有拥有20年制烟经验的专业技师才有资格挑选用来制作“大重九”的烟叶,因为只有他们在用手感受如丝绸般的烟叶时,才能凭经验挑选出用来制作“大重九”的上品烟叶。同时,“大重九”的柔性加工方式,也赋予了“大重九”独特的气质。

庾恩锡如果能看到如今中国的工业水平,如果他能看到自己创建的品牌在各方面都被发扬至极,他一定是欣慰的。

面对未来 道尽往事

“大重九”能有如今的品质,绝非一蹴而就。

除了“重九”品牌此前的两次蛰伏,王天培还记得,1989年,消费者曾反映“大重九”质量下降,昆明卷烟厂曾提出“还我重九”,举全厂之力对“大重九”进行提质升级。

在王天培的印象中,那时,整个行业还不讲究包装,投入了大量的钱财、人力物力主攻原料方面,结果“拿下了”。当时《云南日报》等媒体报道:“大重九又回来了。”

在那时候,昆明卷烟厂的工人为了提高产量,常常半夜爬起来,爬窗子进到车间里开机器,人们调侃说是“半夜闹鬼”——机器“轰隆隆”地自己就开起来了。

在中国市场经济的浪潮中,这可谓是“重九”品牌的一次自我革命。

如今,在昆明卷烟厂,平时有两台卷包机负责生产“大重九”,机长负责保证每一包“大重九”外观的完美。这意味着比其他产品高一倍的质检频次,以及更高的质量标准。

在正常生产中,如果某些工艺指标的误差在1.5毫米到2毫米之间,那么在这儿,则不允许超过0.5毫米,甚至在有些工艺指标上,不允许有误差。

这标准是2013年制定的。近乎苛刻的标准,一度导致当时产量下滑了20%。然后,是不断地摸索、实验,人与机器的协调、工艺进步,产量提高。

回首望,往事纷杂,可越回望,95年的“重九”品牌就越清晰,她像那一块块石头筑起的磊楼,也像那棵棵树、段段木建起的庾园。

当然,时代总是会提出各种各样的新问题。当生产者解决了内在的质量,他们又要应对消费者所要求的更完美的外观。接下来,时代还会给“重九”提出其他的问题,但未知的一切,可能恰恰就是“重九”品牌成长的动力。

有一点是肯定的,方寸之间,“大重九”的黄,仍会将那些如歌往事娓娓道来。

 

 
热点推荐
相关新闻

    Copyright @2004-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,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    社址: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 邮编:650032 电话:0871-64174089
   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-004 设计/制作:云南政协报社